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活动 > 正文
不只七夕愿与你朝朝夕夕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1-25

  跨越半个世纪的“三线年的岁月我交给国家,剩下的日子我交给你”。退休时,国机集团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二重”)原总工程师李家楦对妻子谢纯利说。

  他们是大学同学。1965年,大学毕业时,谢纯利到了北京,而李家楦则来到位于四川德阳的中国二重。一南一北,几千里的距离。几经波折,1968年,28岁的谢纯利终于等到了李家楦的求婚,没有戒指,没有婚纱,也没有新房。两个人在北京买了一包糖果,又回到重庆谢纯利的老家,就成了一家人。结婚两年后,谢纯利便放弃了北京的工作,来到了德阳,和李家楦成为了“三线”夫妻,自此扎根在此,为中国二重贡献青春、相爱相守……

  他们在中国二重的生活有个共同的关键词——忙!有了两个儿子后,谢纯利一边带孩子,一边忙工作;李家楦更是没白天没黑夜的忙工作,自从研制了我国第一台轧机——能够生产坦克、军舰用特殊钢材的4米2轧机后,他就与轧机结下不解之缘,半生投入其中。可以说,是李家楦这代人创造了中国二重辉煌的过去。当时中国二重生产的火炮、航空模锻件、核反应堆设备、钢铁和化工大设备,都是国内独一份的,让很多重要国防军工品在中国实现了零的突破。

  如今,老两口都已经退休了,终于有时间长久相伴。退休后,李家楦成了谢纯利的得力助手,谢纯利做饭,李家楦择菜;谢纯利上街,他陪伴左右,如果不陪着去,他会不停地看表,算着谢纯利回来的时间。

  半个世纪的牵手,在他们眼里,再平常不过。就是一天天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因为相爱,所以相守。

  我叫郑志宏,任职于国机集团中工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,主要负责缅甸、菲律宾、斯里兰卡等国别的项目执行开发工作,至今已近16年。妻子张盼是一名乘务长,主要飞国内航线。很多人都非常好奇我俩当年是如何认识的,我也经常顺水推舟戏称我们是空中邂逅、堕入爱河、最后入住婚姻城堡……然而现实是,我这头情感迟钝的金牛和她这尾爱幻想的双鱼,走的是中规中矩的相亲路线。

  今年年初,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。而由于工作需要,我于3月4日出差缅甸,在这里一扎就是半年。随着当地进入雨季项目重心转回国内,项目疫情防控、复工复产工作实现稳步有序,我终于回国了,下面是这一时期我与妻子间发生的二三事。

  ● 她知道我的回国计划后,心里很是高兴和期待,但还不时问我:现场工作是否安排好,国内工作是否真需要我回来,疫情期间特殊时期不能因为私事影响公事等等。再三确认后才欢喜接受,反复叮嘱我路上要注意防护,好一个“口是心非”的你!● 回国前,她说:“你这一走快半年了,孩子一直记着你的许诺——表现好奖励乐高玩具。我已经帮你选好了孩子想要的乐高孙大圣和乐高猪八戒,你挑一个,我来买。你把戏演好,可别演砸咯。”我一听,愧疚、感激之情顿生。我常年在外,父母健康、孩子琐杂等家里大小事都是她一肩担起。回国关头,她还想着我的好爸爸角色,好一个温暖细心的你!

  ● 隔离期间,我随口说酒店集中隔离伙食单调,好希望能吃些小吃解馋。她嘴上说,都这么大人了,还这么馋,变大胖子我就不要你了。隔天,居然就收到了她给我精心挑选快递的隔离小吃套餐两大箱,心里顿时幸福感暴增。吃什么不重要,这份心意足矣!

  回忆起今年春节来的一幕幕,国机集团恒天嘉华非织造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恒天嘉华”)职工沈圆圆颇有感慨。

  庚子新春,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而来,医疗防护用品急缺,疫情一线亟待支援。恒天嘉华正月初三提前紧急复工生产防护用品原材料无纺布。面对疫情,沈圆圆与同在恒天嘉华工作的老公伍欢毅然将一对不满3岁的双胞胎儿女托付给老人,连夜投身到生产一线。

  那时同事因疫情暂时无法到岗,沈圆圆一个人扛起了部门所有同事的工作,收数据、排订单、调设备、听指挥,丝毫不敢怠慢;伍欢则主动请缨去车间,解决紧急复产导致主操工缺少难题,48小时无休只为尽快把设备开起来,保障医疗防护品原材料的供应。有时为了赶工,同一个单位的他们近在咫尺,却忙得几天也见不上面儿。“疫情让我们成熟。” 沈圆圆笑言。她与老公在大学相识,毕业后结婚,期间经历了每对情人都会经历的吵闹、和好、抱怨、包容……疫情袭来,巨大的工作量和压力下,夫妻二人从并肩作战中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温暖。

  工作疲惫时,二人互相鼓励;疫情严重时,二人互相叮咛。他们都知道了对方的不容易,也更懂得这份感情的来之不易。虽然繁忙的工作让他们的生活显得有些平淡,但对爱情的坚守却让他们更加珍惜对方。

  “7月初,伍欢出差在外,而这个月恰逢我们搬新家。我几次抱怨他帮不上忙,他都静静听我诉说,在他的眼神里,我看到了包容和理解。” 沈圆圆说,“七夕佳节到了,我老公也快回来了,他承诺回来后给我换一部手机,想想都觉得挺美的。一生有你真好

  我是杨虎,在国机集团洛阳轴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。我的爱人是一名医生,奋战在医疗战线的前沿。

  我的工作主要是研究飞行器的方向盘——控制力矩陀螺高速转子,平时工作特别忙。因为疫情,原本定好的春节陪爱人回家未能成行,想着平时对家庭的亏欠,7月的一天,我提出利用周末陪爱人回家看看。回家路上,爱人开心得像个小孩,不停地和我说着她父母和老家的一些事。但意外总是不经意间到来。刚到她家不久,我就接到工作电话:为保障发射任务顺利完成,需要我尽快回去配合开展复查工作。

  爱人在旁边陪父母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,并不时地看向我,脸上开心的笑容也逐渐收敛。挂了电话,我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和她开口,出发前我信誓旦旦和她保证过,单位的事儿都处理好了,不会影响这次回家。

  她大概看出了我的为难,走过来主动问我:“是不是单位又有任务了?必须你回去吗?”我点点头,略显尴尬,她沉默了会儿说:“天快黑了,晚上开车不安全,明天一早返回行吗?”我默默点头,心里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但同时又有种莫可名状的味道泛起。

  7月23日,爱人看着电视里播报的发射新闻问我:“那个和你有关吗?”我点点头:“之前要求复查的就是那个型号,你也有贡献啊!”听到这句话,她甜甜地笑了。8月19日,我悄悄地买了一大束花,在卡片上写下——祝老婆生日快乐,医师节快乐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一生有你真好!这不仅是一句祝福,也是结婚以来藏在我心底的真心话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